不定期更新 日常卡文

【瓶邪】他是龙 11

恶龙瓶x王子邪

十一

即使已经知道了张起灵就是那头龙,但眼前由龙变人的一幕还是让吴邪感到震惊。

月光下的海水都是黑沉沉的,四下唯一的色彩便是躺在岩石上苍白的张起灵。

他闭着眼睛躺在那里,头发柔顺的垂下,看起来安静无害,完全没有龙的残暴与恐怖。

这样宁静神奇的场面似乎蛊惑了吴邪,让他忘记了方才的恐惧,心里对龙的好奇占据了上风。

吴邪小心翼翼的靠近了一点,便确定张起灵确实是昏过去了,方才能一直盯着他,恐怕也是在强撑着。

他不由自主的又向前走了几步,直到石头滚落的声音将他惊醒,他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。

他正在靠近一头龙。

对猛兽与生俱来的畏惧阻止了他,方才消失的恐惧此刻又重新出现在了心中。

吴邪停下脚步,犹豫了片刻,最...

【瓶邪】他是龙 10

恶龙瓶x王子邪



海上浓重的雾让一切变得漆黑无比,无法辨认的方向和对未知的恐惧让渔人们从不愿到达这片海域。

除了许多年的那位斗龙士,这里再未出现过人类的船只。

而今晚,这里的雾仍像往常一样笼罩在这片海域上,阻挡着光线的进入,让夜色中的大海变得更加深沉可怕。

但一艘船却点着灯悄悄溜入了这片黑暗中。

“按理说岛就在这里,可是…很奇怪,这里什么都没有,到处都是诡异的雾。”

一个年轻的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,打破了这里的宁静。

“别看我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

她有些烦躁的说,顺手扯下了头上装饰的发带,白色的婚服在昏暗的灯光下染上了深深浅浅的阴影。

“阿宁小姐,你好好想想,你爷爷有没有告诉过你什么方法能驱散这些雾或者怎么穿过...

【瓶邪】他是龙 9

恶龙瓶x王子邪


今晚的月光出奇的明亮,让一切都无处可遁。四下的海鸟鸣叫着,成为了风以外唯一的声音。

这一切让张起灵能清楚的看到吴邪脸上的表情,惊恐混杂着愤怒,以及,他下意识后退的动作。

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,他自然无比清楚,因此,张起灵也难得出现了焦躁的情绪。他张开双臂示意自己是无害的,一边忍不住向前想要抓住吴邪。

“别过来!”

吴邪大声喊着,不由自主的又后退了几步。

“吴邪…”

“你听不懂吗!”

吴邪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,眼睛却凶狠的瞪着张起灵,声调也不曾降低。但他接连的后退已经暴露了他只是在虚张声势。

随着吴邪的动作,几块石头很快就离开了原来的位置,伴随着细碎的沙土投入了下方无尽的海洋。

但接着便是无声无息,...

【瓶邪】他是龙 8

恶龙瓶X王子邪



吴邪想都不想转头就跑。

风在他耳边呼呼作响,混杂着龙低沉的咆哮,让他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,梗得他发不出任何声音,只能下意识的大口喘着气。

而他的大脑也失去了思考能力,只是催促他跑的更快。

所有的感官似乎都集中到了耳和眼上,用于判断路线和防止被抓到。

但即便吴邪竭尽全力的迈动双腿,却也终究敌不过龙飞行的速度。

龙挥动翅膀时拍打气流的声音越来越近,吴邪的心似乎也被一只手攥的越来越紧。一切似乎都变慢了,嘶吼就在身后,而那紧迫的压力似乎抽走了四周的空气。

面对这个敢于逃跑的人类,龙张开翅膀追赶着。距离越来越短时,它停止了挥动翅膀,滑行着令身子一沉,向前伸出来爪子。

也许是意外,也许是天意注定他命不该...

【瓶邪】他是龙 7

恶龙瓶X王子邪



半响,对面都没有任何动静。

吴邪有些慌了,心里不由自主产生了许多不好的想象。这让他变得非常焦虑,恨不得马上跳到对面去看看张起灵到底怎么样了。

于是那条刚刚因为混乱而被丢在地上的“绳子”马上被利用了起来。

他尝试把石头卡上去,却因为角度太过刁钻而一次次的失败。但心里对张起灵的担忧与对龙更深的恨意让他无法停下手中的动作。

洞里静悄悄的,只有单调的石头落地的声音,以及吴邪的喘息。

毕竟他是个养尊处优的王子,从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。因此在重复了无数次了无数次之后,直到吴邪觉得那块石头都被磕小了一圈才成功。

那条破烂的绳子看起来就很危险,这让吴邪忍不住想到之前摔下来的经历,下意识揉了揉身上...

【瓶邪】他是龙 6

恶龙瓶X王子邪


 
张起灵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,但心里却似乎多了什么。他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,一时间,大脑便被各种各样的情绪占据了。那是他从未有过的感受。

那是吴邪给他的。

他觉得胸口有些发闷,脑袋却被喜悦冲击得有些混乱。他想说些什么表达自己的感受,却因为没有这样的经历而不得不放弃。他只能通过那个小小的石洞更加仔细的看着吴邪,想要记住这时的每一秒。

而另一边,吴邪不再说话,只是望着张起灵。

但即使在这样幽深阴暗的山洞中,他的眼神也依旧清澈明亮,让张起灵无法挪开视线。

他们对视时,张起灵能听到风呼呼的吹着山石,他也能听到自己有些不稳的呼吸以及飞快跳动的心脏的声音。但他更希望能听到吴邪用柔和的嗓音吐出关

【瓶邪】他是龙 5

恶龙瓶X王子邪


“我居然还想和你做朋友,真是太可笑了。”


吴邪有些失控的拔高了声音,但想到潜在的危险。他又强下着怒火,语气冷淡的补充了一句,“不要再看我了。”便将手里的石头泄愤般狠狠塞进了洞里。


他喘着气坐在地上,情绪不稳。脑中有些混乱与气愤,但更多的则是失望。


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剧烈的情绪波动了,而张起灵方才那些话却让他难以抑制自己的愤怒与失望。


从一开始,张起灵的声音就是冷静平稳的。指导他避开危险,为他递上草药,与他交谈,告诉他自己的名字。这一切,都是在鼓励吴邪,让吴邪不曾失去活下去的希望。而之后真正看到张起灵时,吴邪觉得能在这样的困境中依然保持冷静的人一定拥有坚定...

【瓶邪】他是龙 4

恶龙瓶X王子邪



吴邪觉得,大概自己是真的没办法和张起灵正常交流。因为他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对方的问题,而且,张起灵任性的回答方式也让吴邪很是头痛。

因此吴邪放弃了继续沟通的想法,他觉得张起灵这个人大概是被龙关在这里的时间太久了,所以才养成了这种我行我素的性子,话也少得像个闷油瓶。

这么一想,倒是觉得他有点可怜了。

但鉴于刚才他说得那番话,吴邪还是决定先不理他了。

毕竟当务之急还是尽快从这里逃出去,而不是在乎什么礼不礼貌的问题。

至于张起灵,他想看就让他看去吧。最好让他好好看着他吴邪是怎么逃出去的。

吴邪这么一想,心情果然好了不少,他转过身开始仔细观察,尝试着哪一面的石壁比较容易攀爬,寻找着四处可以凭借的东...

【瓶邪】他是龙 3

恶龙瓶X王子邪



洞中静悄悄的,吴邪都能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。

黑暗让人心生恐惧,吴邪有些慌乱,但他还是极力保持冷静。他有些颤抖,但还是平稳的出声再次询问。

“你是来救我的吗?是小花?”

语气中带着一丝期望,但很快,就消失了。

“不,我不知道他是谁。”

片刻后,那个声音回答道。

吴邪这才注意到,相较解雨臣,这个男人的声音更为低沉冷淡,语调平直得毫无波折,听起来不含一丝情感。

但不管是谁,现在只要有人能带他离开这里就是好的。

“……你能帮我离开这里吗?”吴邪一边说,一边环顾四周,希望能找到说话人的所在之处。

那人没有出声,但吴邪知道,自己不能放弃这个机会,于是他马上表明身份,希望对方能看在报酬丰厚的份上救他出去。

“我...

【瓶邪】他是龙 2

恶龙瓶X王子邪



他躺在一片黑暗中,安宁舒适。但渐渐的,他听到远处传来了海浪冲刷的响声,感到微风拂过面庞轻柔的凉意,接着,那层黑暗逐渐淡去了,疼痛一阵阵袭击了他,彻底将他带回了现实。

吴邪睁开了眼,头一跳一跳的疼让他一时有些混乱,难以分辨此刻他究竟身处何处。

但待他看清眼前的一切时,他马上清醒了,一扭身就想坐起来,却因为动作太急而碰到了伤口,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让他再次倒在了地上。

冰冷的地面上满是大大小小的碎石,四周则是陡峭的石壁,而这里唯一的出口就在最上方,风正从那里灌入,一件被挂住的衣服被吹得一飘一飘的,而一方明星闪耀的夜空为他展示了洞口的大小,也让他看清了这里究竟离出口有多远。

这是一个关押囚犯用的...

© 白棠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