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定期更新 日常卡文

【瓶邪】他是龙



恶龙瓶X王子邪(受同名电影启发 把公主改成了王子 序是背景介绍和电影一样 略长请别打窝QAQ可跳过 电影超级棒 渣文笔 请见谅)





从前在寒冷的北方,有一个被冰雪覆盖的国度,那里的人们尽管生活富足,但他们头上的天空永远都弥漫的黑雾,他们的心中也充满着恐惧。

因为,这里不止生活着人类,还存在着一种可怕的生物,龙。

它浑身漆黑,长相可怖,有着长角和一对橙红色的仿佛燃烧着火焰的眼睛,还有一双宽大而薄的翅膀和长长的尾巴。

它会吐出火焰,因此带来了黑雾,它会劫掠村庄,因此带来了恐惧。

它的力量太过强大,是人类所无法抗衡的,于是人类不得不妥协了。

人类将他们的珍宝奉上,以求换得村庄的平安。

于是,代表着生命与未来的年轻姑娘被选出,被迫成为了龙的新娘。

人们定期为每一头龙举办盛大的祭祀仪式。他们按照婚礼的习俗,为年轻的新娘祈祷打扮,让身着嫁衣的新娘们踏过散满覆盆子的雪地,躺在装满祭品的小船上,再在她们船头点燃烛火,为龙指明方向,随后便将船统一送入水中。待船到达湖中心时,人们便唱起龙之歌,召唤龙来带走它的新娘。

鲜红的覆盆子,明亮的烛火,洁白的婚纱,美丽的新娘,年轻的生命。

被龙带走时的新娘的呼喊是那样的恐惧,绝望,让每一个听到的人心中都压抑阴沉得如同那永不消散的黑雾。而之后,被带走的新娘就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没有人不恨这个祭祀,也没有人不恨龙。

但没有办法,人类的力量太过渺小,面对凶恶的龙,根本毫无胜算,而海上的迷雾也使他们无法找到龙栖息的小岛。因此他们只能忍痛坚持这一残忍的祭祀。

直到有一天,龙的祭祀拆散了一对深爱着彼此的恋人,于是年轻的小伙怀着对恋人的爱,对龙的恨意以及不顾一切的绝望踏上了寻找龙的路途。

他本应迷失在雾气与暗流中,但他却奇迹般感应到了姑娘对他的爱,于是他得到了指引,成功到达了龙所在的小岛。

只可惜,他的姑娘已经不在了,他悲愤交加,拼劲全力与恶龙决斗,最终趁龙虚弱时杀死了它。

龙死了。

他宣布道。

人们不可置信,但看着终于晴朗的天空,他们经不住喜极而泣,对杀死了龙的勇士感恩戴德。

人们为了歌颂他的伟大,给予了他一个光荣的称号。

斗龙士。





转眼,这种没有龙的威胁,愉快而富足的生活便过了一百多年。

一百多年的时间,足够那位英勇的斗龙士成为人们缅怀的英雄,也足够让他的孙女长大成人。

而与此同时,统治国家的公爵膝下唯一的儿子也到了适婚的年龄,于是在人们的期待之下,未来的公爵即将与斗龙士的孙女成婚。


“结婚都收不了你的心是吧!”

解雨臣一巴掌抽上了正坐在椅子上神游的新郎,语气恨铁不成钢,“坐直!”

“小花!”年轻的新郎大声抗议着,但却还是乖乖直起了身子,方便解雨臣为他打理头发。

“我又不是姑娘,这么麻烦做什么。”

他忍不住抱怨了两声,就听见解雨臣冷哼了一声道,“我都没嫌麻烦你抱怨什么,再说了,你这辈子估计就结这么一次婚,要是搞砸了,你就等着后悔一辈子吧。当然,阿宁可能会先把你弄死。”

听了这般威胁的话,新郎哼哼了两声,便没了声兀自摆弄手里的纸龙去了。

倒是解雨臣有些不习惯他的沉默,不一会儿又主动开了头。

“你倒是从小就对龙感兴趣,现在也好,你娶了斗龙士的孙女,也真是和龙有缘分了。”

“小花,我……”

“嗯?”

解雨臣随便应了一声,捏着新郎的下巴左转右转的看着是否还有那里需要修改。最终他满意的点点头,放开了手。

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……”年轻英俊的新郎沉默了片刻,最终叹了口气,垂下了眼帘,“龙要是活着就好了。”

听了他的话,解雨臣拧了拧眉,几步走到他面前抽走了他手中的折纸,“吴邪……”犹豫了片刻,解雨臣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,郑重其事的说:“吴邪,你以后就是公爵,这个国家的统治者了,你不能再说出这么不负责的话了。龙给我们带来了灾难,它被消灭了才是好事。你不能因为自己喜欢就说出这样的话……”

“我知道,小花。我只是……有点紧张,随口胡说的。”

新郎打断了他的话,情绪低落。

看他这样,解雨臣只能拍拍他的肩膀,安慰他为了纪念斗龙士,婚礼上会按照从前祭祀的模式来。


终年的寒冷让这里的雪不曾真正消去,白色成为这里的主色调,使这个国度看起来美丽而圣洁。令人无法想像,这里曾经处在恶龙的阴影之下。

但那已成为过去,如今无数人现在湖畔祝福着王子与勇士之后的婚礼。

身为新郎的吴邪在走过染雪的桥头,通过众人的身旁时,心里没有喜悦,更多的却是迷茫。

对他来说,阿宁只是一个与他关系较好的妹妹,所以他不愿意接受场婚礼。但别无选择,他知道,他现在会站在这里,只是因为这是所有人的期盼。

吴邪安静地站在那里,看着对岸的人们兴高采烈的把载着阿宁的船放入了湖中,站在屋上的妇女们撒下祝福的红果,围在岸边的人们都满怀喜悦唱起了龙之歌。

天阴沉沉得像要下雪,不像平日般湛蓝。下方宽阔的湖面依旧是黑色的,平整得像一块玻璃。而一身洁白的阿宁躺在前行的船中,远远看去宛如一条银鱼劈开了水面。

眼看船已经到了湖心,缓缓停了下来,旁边的解雨臣马上递给了他系在船头的绳子,同时深深看了他一眼。

对视的瞬间,吴邪怔住了,转头看见船上阿宁冲他笑了笑,他定了定神,呼出一口气,使劲拉动了手中的绳索。

船动了的同时,吴邪也听到耳边的歌声越发大了起来,似乎能响彻云霄。

如果龙还活着,那它是否能听见呢?若它能听见,它又是否会如传说般降临,带走献给它的新娘呢?它要是头母龙呢?

吴邪无意识的想着,手上不由越来越快,都没注意到解雨臣急促的低语和阿宁有些煞白的脸色。

众人望着那越行越快的小船,都有些不解王子奇怪的举动。

就在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对岸桥头的王子身上时,四面八方忽然刮起了巨风,卷着雪花白茫茫的一片,猛烈的刮向了人群。人们慌张的躲避着风雪的袭击时,一抬头却看到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。

“龙!是龙!”

有人人了出来,惊恐的大喊着。顿时,人们都慌乱了,四散奔逃。那些庆祝用的物品都被随意的抛在了地上,人们不顾一切疯狂的涌向屋中。

而对岸的吴邪望着真出现的龙,心中激动掩盖了恐惧,让他不由站在那里看着龙越飞越近。

那龙和传说中一模一样,漆黑的皮肤,宽大的翅膀,长长的尾巴。

吴邪依旧没有动,它越来越近,近到吴邪能看清它头上的角,和那双橙红色的眼睛,听见它可怕的咆哮时,它向他伸出了利爪。

“趴下!”

解雨臣大吼着,伴随着阿宁惊恐的尖叫,吴邪感到一股劲风将他从桥头刮了下去。

他砸在了船弦上,磕的头晕眼花,也几乎是同一瞬间,他感觉船忽然向上移动让他身子一沉,他耳边也传来了阿宁撕心裂肺的尖叫。

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船就停止了上升,他开始下降,身边空无一物,唯有下方阿宁的尖叫,恐惧包裹了他的心脏,吴邪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。

他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,就被从天而降的龙抓住了。

“吴邪!”解雨臣急得大喊,却无奈龙一振翅,瞬间便飞高了。

气流的冲击加上之前的混乱让吴邪脑中昏昏沉沉的,他一低头又看到离地面越来越远,他又气又急,一时便不管不顾的抽出匕首刺向了龙爪。

龙吃痛的一瞬间送了爪,吴邪心中一阵狂喜,就算他喜欢龙,他也宁可摔死在地上,而不是死在龙口中,但下一刻,龙便收紧了爪子,甚至更为用力。

空气瞬间离开了吴邪,他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,而他昏过去的前一秒还在祈祷,但愿这条龙能发现它抓错人了,放过他,千万别把他当成了它的新娘。

当然,也千万别是头母龙。

TBC.

2016-02-16
评论(4)
热度(111)
© 白棠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