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定期更新 日常卡文

【瓶邪】他是龙 2

恶龙瓶X王子邪




他躺在一片黑暗中,安宁舒适。但渐渐的,他听到远处传来了海浪冲刷的响声,感到微风拂过面庞轻柔的凉意,接着,那层黑暗逐渐淡去了,疼痛一阵阵袭击了他,彻底将他带回了现实。

吴邪睁开了眼,头一跳一跳的疼让他一时有些混乱,难以分辨此刻他究竟身处何处。

但待他看清眼前的一切时,他马上清醒了,一扭身就想坐起来,却因为动作太急而碰到了伤口,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让他再次倒在了地上。

冰冷的地面上满是大大小小的碎石,四周则是陡峭的石壁,而这里唯一的出口就在最上方,风正从那里灌入,一件被挂住的衣服被吹得一飘一飘的,而一方明星闪耀的夜空为他展示了洞口的大小,也让他看清了这里究竟离出口有多远。

这是一个关押囚犯用的洞穴,吴邪有些阴郁的想,这里并不是非常深,但仅凭一个人,想要出去也是难于登天,何况他还是一个已经受伤的人。

那龙难道没长眼睛吗?

当吴邪再次碰到身上的伤口时,他忍不住在心里怒骂。

但他也明白愤怒无济于事,因此他撑着石壁慢慢站了起来,开始寻找逃出这里的方法。

吴邪检查了一下自身的伤口,幸好,都是擦伤,并不影响活动。但不幸的是,他唯一的武器在他被龙抓走时丢了,他身上的衣物也少了很多,变得脏兮兮的。

检查结束后,吴邪不经苦笑了一下,幸好这衣服够结实,要不然没准他现在只有躺在地上等死的份了。

他抬头看了看挂在洞口的衣服,是件外套,不知被什么挂住了。

从距离来看,他应该能抓住它爬上去,但从另一方面来看,很明显那头龙是把他从洞口推下来的。

看来那龙还有点智商。

吴邪走过去试了试高度后,垫了块石头在脚下,便开始抓紧了那件外套往上爬。

石壁相当陡峭,虽然抓着那件外套,但攀爬起来还是相当费劲,尤其是对于吴邪这种缺少锻炼的人来说,简直快要了他的命。

但他知道,想出去就只能这样,于是他咬紧了牙关,缓慢却坚定的上升着。

他手臂酸疼,满头大汗,但当他抬头看见距离不远了时,喜悦涌进了他的心中,他马上又有了继续下去的动力。

正当吴邪专心于手上的动作时,石壁的阴影中猛然窜出了一个东西,嘶叫着直冲他的面门。

吴邪一惊,不由自主送开了手,随即便重重摔在了地上。而那个东西则在敏捷的跳跃后落到了地上,发出威胁的低吼。

那东西跟狗差不多大,一双黄色的圆眼里闪动着危险的光,大耳朵不断抖动着。有着灰色与黑色混杂的毛,拖着一条大尾巴,却行动迅速。此刻正弓起了身威胁的露出了尖利的牙齿,随时准备扑上来。

受到了惊吓的吴邪此时脑中一片空白,他的手下意识的在地上胡乱的摸索着,希望能找到足以防身的东西。

他的手指碰到了一块较大的石头,吴邪马上抓在了手中,眼睛则一直死死盯着那东西,防备着它的进攻。

他近乎绝望的想,如果那东西敢扑上来,他就和它拼个鱼死网破,好歹还有活下去的几率,总好过坐以待毙。这样死的也不算太丢脸。

而那东西在看到他的动作后,瞬间伏低了身子,低吼了一声。

它要进攻了。

吴邪的神经瞬间绷紧了,他瞪大眼睛,握紧了手里的石块。那一瞬,他觉得一切几乎都被暂停了。

在这个安静的石洞中,他听不到任何声音,除了那东西发出的嘶叫。

“住手,你是想激怒它吗?”

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出现,惊得吴邪差点把手中石头砸向那个东西,而那东西依旧在嘶叫,但并没有攻击。

“放下石头。”那个声音继续说。

吴邪犹豫不决,理智上,他已经相信了那个声音,决定放下石头,但从情感来说,他害怕一松手,那个毛茸茸的怪物就会扑上来,那么他都没有可以反击的武器。

但他的手已经逐渐放低,只是手指还紧抠着石头。

那东西似乎看出了他的犹豫,再次龇牙咆哮起来。

“放下。”

吴邪最终还是送手了,他慢慢举起双手,表示自己不会反抗。

“别看它的眼睛,躺下。”

吴邪强迫自己挪开了视线,身体僵硬的缓缓躺下,他觉得自己的神经快要绷断了,心飞快的跳着,血液冲击得大脑一片空白。

“伸长脖子。”

他咽了口唾沫,闭紧眼睛,随后近乎决绝的扬起头伸长了脖子。

那东西怪叫一声,几步冲了上来。

吴邪能感觉到它口中温热的气流喷在他的脖子上,尖利的牙齿划过他的皮肤,动物柔软的毛发擦过他的下颚。

那个怪物只要合拢牙齿,就能轻而易举的杀死他。

有那么一瞬间,吴邪真想不顾一切的伸手抓住它,扼住它的喉咙,就算那东西咬断他的血管也无所谓,反正他能杀死它。

但他没有动。

那东西似乎觉得他无害,示威般的叫了几声后,便离开了。

吴邪心有余悸的睁开眼时,只看见那东西的尾巴在洞口一闪而过,然后那件挂在那里的外套就被拽上去消失了。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那东西又跑到了洞口,甩下一条鱼就离开了。

四周又变回得静悄悄的了,吴邪躺在地上,神经瞬间的放松让他几乎无法动弹,他大口喘着气,冷汗浸透了他的衣物。

他看着那条僵硬的鱼一动不动的躺在旁边,缓慢的开合着嘴唇,似乎妄图多呼吸一些空气。

此刻,吴邪悲哀的发现,他和那条鱼几乎一模一样。

他缓了缓,忽然想起了刚才那个声音,他马上坐了起来,小声问。

“嘿,你是谁?”

TBC.

2016-02-17
评论(8)
热度(57)
© 白棠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