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定期更新 日常卡文

【瓶邪】他是龙 3

恶龙瓶X王子邪





洞中静悄悄的,吴邪都能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。

黑暗让人心生恐惧,吴邪有些慌乱,但他还是极力保持冷静。他有些颤抖,但还是平稳的出声再次询问。

“你是来救我的吗?是小花?”

语气中带着一丝期望,但很快,就消失了。

“不,我不知道他是谁。”

片刻后,那个声音回答道。

吴邪这才注意到,相较解雨臣,这个男人的声音更为低沉冷淡,语调平直得毫无波折,听起来不含一丝情感。

但不管是谁,现在只要有人能带他离开这里就是好的。

“……你能帮我离开这里吗?”吴邪一边说,一边环顾四周,希望能找到说话人的所在之处。

那人没有出声,但吴邪知道,自己不能放弃这个机会,于是他马上表明身份,希望对方能看在报酬丰厚的份上救他出去。

“我是公爵的儿子,如果你能把我送回去,我的父亲会给予你应得的奖赏。”

而对方几乎毫不犹豫的拒绝了,“我没法帮你。”

失望已经不足以形容吴邪的心情,他方才因为希望而产生的力量,此时瞬间被抽干了。

洞中一片沉默,吴邪不做声,那人也不说话。

但在这样的环境下,安静简直是一种折磨,于是在吴邪冷静下来后,他叹了口气,靠在石壁上提出了另一个问题,“你也是俘虏吗?”

“……被龙抓来,是逃不出去的。”

一阵沉默,就在吴邪有些心慌时对方突然开口了,但却答非所问。而他的回答很容易让人希望破灭,但从另一方面来说,这话让吴邪觉得,对方肯定比他待在这里的时间长,那么他可以从对方口中获取更多信息,以便于计划如何逃走。

毕竟,凡事无绝对,没准他吴邪天赋异禀偏偏就逃出去了呢。

于是他振作了不少,开始打探起来。

“那个小怪物是什么?它会给龙通风报信,对吗?”

“是。”

“龙在哪儿?”

“……它睡着了,我们最好不要说话。”

看来对方知道的不少,居然连龙在干什么都知道,于是吴邪再接再厉,继续提问。

“它抓我做什么?我又不是女人,估计也不好吃。”

开玩笑般的一句话,却让吴邪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糟糕处境。那些新娘虽然不知结局如何,但肯定利用价值要高于他一个大男人。一想到自己唯一的用途似乎就是被吃,吴邪有些慌乱了。

“我会怎么样?”

这次对方却真的不再说话了,吴邪等了许久都没有听到回答。

只能听到洞外海浪不时拍打海岸发出柔和的声响,这种安静与孤单,让吴邪愤怒又害怕。他有些焦躁的拍打着石壁,大声质问对方去了哪里。

终于,那个人再次开了口,却成了他向他提问题。

“你们为什么要唱龙之歌?”

想到那场失败的婚礼,吴邪不经苦笑了一下,“我们还以为已经没有龙了。”

“是你们自己唤醒了它。”

那个声音依旧冷淡,但在深处似乎又压抑了什么。

听到这个消息,吴邪先是一惊,继而感到一阵疲惫与苦涩。“是吗……我们不知道。”

他的话令对方再次陷入了沉默,而吴邪此刻也无暇顾及,他陷入了思考中,开始回忆他曾了解的关于龙的新娘这一祭祀仪式的资料。

他正入神的想着龙之歌的作用,对面的石壁中忽然伸出了一只手,同时出现的还有那个男人的声音。

“拿着,治疗伤口。”

吴邪被吓得一个哆嗦,唰得抬头看向那里。他这才发现,对面石壁的阴影中竟然有一个不甚明显的小洞,可供一个成年男子的手通过。

吴邪犹豫了片刻,但他想到对方也无法过来,害死他也没什么好处后,果断下了决定。反正他现在能不能出去都要另说,大不了一试。

于是他走了过去,小心的取走了那块托在对方掌中盛满草药的石块。

在对方收回手后,吴邪飞快的看向了对面。

是个很年轻的男人,干净苍白,留着长刘海却挡不住那双明亮的眼睛,隐约能看出长得相当不赖。

他那双黑色的眼睛此刻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吴邪,即便与吴邪对上了视线,他也毫不在乎,依旧我行我素。

但吴邪却在一瞬间的怔神后,迅速想到了一个问题。

“你不太像是俘虏。”

“不像吗?”对方相当淡然,连眼神都没有丝毫动摇,语气平淡。

对方的态度,倒让吴邪有些不确定了,于是他有些困惑,再次试探般的问。

“我还以为,你满身污泥,挂满蜘蛛网。但……”吴邪皱了皱眉,“你不是这样的。”

对面的人似乎不愿继续这个话题,用目光示意他去上药。吴邪只好放弃了,他道了谢后便去处理伤口。

转身时,吴邪有些好奇的举起石块闻了闻,“很好闻,这是什么?”

“……揉碎涂在伤口上。”

这人真是我行我素,对于他人提出问题根本不在意,只回答他想回答的。

吴邪不想再和他说话,就走远了些,将那草药放在附近的石头上,揉碎后试探的捏起一点抹在了手掌的擦伤上。一开始有些疼,但也许是草药发挥了作用,渐渐的疼痛消退了。

于是他解开衣服,开始处理其他伤口。

想到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,吴邪又有些尴尬,于是他假装漫不经心的和对方说起了话。

“你猜我想到了什么?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都不认识你,我叫吴邪,你呢?”

“张起灵。”

吴邪心说这个名字也太不吉利了,况且他还要从对方那里获取更多信息,不如叫得亲近点。

“我叫你小哥行吗?”

“嗯。”

又是一阵沉默。

也许是因为发现了那个小洞,吴邪心里有些不安,他总觉得对面的人在盯着他看。但他转念一想,他又不是女人,有什么好看的,便瞬间淡定了不少。

可一会儿后,吴邪心里依然觉得有些不舒服,于是他小心翼翼的转过头看向那里,视线却正好撞上了那双黑色的眼睛。

“你在干什么?你偷看我?”吴邪简直不可置信,他不自觉的拢了拢衣服。

可就算被质问,对方也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的样子,仍然坦然的看着吴邪。

“是。”

如此直白的肯定反而让吴邪噎了一下,他还没来得及谴责一下对方的不礼貌,就被对方的下一句惊着了。

“你很好看,吴邪。”

听到这样的话,吴邪又气恼又尴尬,毕竟他身份尊贵,从前还没碰到过如此无礼的行为,因此他此刻也说不出别的什么来,只好拿出平日命令不合规矩的手下的态度。

“不许看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为什么?你难道不懂吗?这样很不礼貌!”

“不懂。”对面的人干脆利落的回答道,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吴邪。然后在下一秒提出了自己的问题。

“我看鸟,也看鱼,为什么不能看你?”

TBC.

2016-02-21
评论(15)
热度(67)
© 白棠 | Powered by LOFTER